1996年,戴安娜和查尔斯最终解除了夫妻关系,竣事了他们15年的婚姻。然而,没有人意料到两年后戴安娜便香消玉损。1997年8月31日,戴安娜在法国巴黎遭遇车祸归天,享年36岁。

戴安娜归天的动静惊讶了全世界,戴安娜身后,英国王室派了一架专机将她的遗体运回,并举行了昌大葬礼。全世界跨越25亿人通过电视直播旁观了葬礼。可悲的是,戴安娜的婚礼在圣保罗大教堂举行,葬礼也在这个教堂举行。

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戴安娜的葬礼上显露了浅笑。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在亿万观众面前长短常不该时宜的。这张照片一发布,阴谋论就屡见不鲜。人们对戴安娜深感可惜。

《风中之烛》也称为《再见,英格兰玫瑰》,最后是由艾尔顿·约翰于1973年为梦露写的。1997年,为了留念戴安娜,艾尔顿·约翰在她的葬礼上演唱了这首歌。“你在我们心中长大。在那些得到生命的处所,你独自文雅地绽放。呼唤着我们的国度”

戴安娜的棺材笼盖着英国皇家国旗。很多年后,哈里王子回忆道,“我的母亲方才归天,我不得不在她的棺材后面走很长一段路,还无数百万人在电视上旁观。我认为任何孩子都不应当被要求如许做,即便是今天。”

现实上,戴安娜归天后,英国王室但愿以私家体例举行葬礼。然而,数百万英国人堆积在伦敦陌头,分歧要求为戴安娜举行昌大的葬礼。王室最终妥协了。从戴安娜的棺材前去圣保罗大教堂的路上,路边挤满了送行人。

戴安娜归天时,威廉王子15岁,哈里王子12岁。威廉和哈里对得到慈爱的母亲深感哀思。威廉王子回忆道:“我的思维一片空白,我感觉我曾经走了很长很长的路。我低下头,试图用头发遮住本人的脸。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的脸。”

那条路是我走过最艰难一段路,也是我终身中难忘的工作。我将永久记得那一天!威廉王子在他母亲归天20周年留念日的采访中说,戴安娜的死对威廉王子形成了庞大危险。

戴安娜的坟墓位于斯潘塞家庭坟场。在很多英国人眼里,戴安娜不断是英国文化的一部门,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她是一个政治家。有一点是必定的,那就是,她正试牟利用本人的影响力和威望,让英国成为一个愈加现代化和富有怜悯心的国度。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wjfdzdh.com